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联系我们 >

劳动力市场对经济的反应是滞后的

   1986年至今的美国通胀驱动因素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劳动力紧缺带来的薪资增长;另一方面是外部原油价格的冲击,即石油危机引发交通出行和进口原材料价格暴涨带来输入性通胀。
 
   目前原油市场波动和贸易摩擦对美国通胀回升的助推作用不可忽视。11月5日,美国正式重启对伊朗的原油制裁。在市场关注的豁免清单上,8个国家和地区被给予豁免,但美国期望这些国家和地区未来几个月持续减少进口伊朗石油。据估算,由于美国在制裁前施加压力,伊朗11月原油出口量可能不会超过100万—150万桶/日,仅为2018年年中峰值的三分之一。
 
   从其他经济指标来看,美国经济似乎正在触顶,因劳动力市场对经济的反应是滞后的。一是美国房地产市场景气度下降。全美住宅建筑商协会(NAHB)-富国银行住房市场指数在2018年8月降至67点这一2017年3月以来的最低纪录之后,并没有明显回升,而统计发现失业率低点滞后于全美住宅建筑商协会(NAHB)-富国银行住房市场指数6个月至1年。二是美国利率上升已经带来企业利润回落的隐忧。三是美国制造业持续走弱,包括制造业PMI和工厂订单都不及预期。
 
   从美国中期选举来看,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夺回国会众议院控制权,共和党则进一步巩固了参议院多数党地位,美国国会将再度进入“分裂”时代。民主党重新夺回众议院领导权,意味着特朗普推行二次税改和大规模基建投资计划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从最近的公布的数据来看,就业市场依旧强劲,这对于美联储在12月继续加息提供一定的支撑。美国10月新增非农就业人数25万人,显著高于预期的20万人,但9月数据下修1.8万人至11.8万人。在10月数据中,私人部门就业新增24.6万人,高于预期的19.5万人,政府部门就业增加0.4万人。近两月的就业形势报告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飓风因素的干扰。随着飓风影响的消退,10月数据的回升也是一种恢复性的增长。
 
   劳动参与率上升0.2%至62.9%,高于预期的62.7%,反映更多劳动力重新开始寻找工作,而家庭调查显示就业人数上升,表明市场也提供了更多岗位。从就业状态上看,因为经济原因不得不从事兼职就业的人数占比维持在3%。从失业原因上看,主动退职率降至11.9%,但仍在高位,广义的U6失业率下降0.1%至7.4%,持平于8月创下的17年来的低点。
 
   值得关注的是薪资增长。所有雇员的平均时薪为27.30美元,较9月增加5美分,环比上升0.2%,符合预期。而时薪同比增速则由9月的2.8%上升至3.1%,创下了金融危机以来的新高。从行业细分数据看,10月数据的走高仍是由批零公用、教育医疗和休闲酒店等服务行业贡献的。值得注意的是,自今年7月以来,美国制造业工人的时薪就已经开始低于平均水平,目前增速仍然低迷,10月依然维持零增长,与平均水平的差距仍在增大。